凶鞋

编辑:树苗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7 09:58:05
编辑 锁定
惊悚悬疑推理小说,首发黑岩阅读网。
这是黑岩阅读网作家老枪的作品,该作品讲述了一个社区片警在处理完一起交通怪案之后,平淡的生活突然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从那以后,一件接一件的离奇诡异事件在他身边发生……
作品名称
《凶鞋》
创作年代
2015年11月
作品出处
黑岩阅读网
作    者
老枪
5天前,我们辖区发生了一起奇怪的命案,一个出租车司机在凌晨1点的时候,把车开回了自家小区,他在把车停到半坡,下去挪路旁自行车的时候,被自己的出租车给撞死了。
我调取了附近的监控,当时是出租车自动从半坡那里滑下来,然后撞死了司机,车里没有一个人。这件案子很简单,我把这件案子定性为手刹失控,就准备结案了。
可是在我准备结案的时候,一个老太太跑来找我,她对我说,那个出租车司机是被人杀死的,她亲眼看到一个穿白色运动服的女人坐在驾驶座上开车撞死了司机。
有了现场目击证人,这件案子变得复杂起来,我把那个小区附近的所有监控都调取了过来。我仔细的把所有监控都看了十来遍,仍然没有在案发时间段看到出租车上有人。
由于案发时间是凌晨1点,也许会有一些下夜班的人看到当时的案发情况,我又对附近的居民进行了走访。那些下夜班的人都曾经在案发时间段从附近经过,但是据他们回忆,没有看到什么穿白色运动服的女人。
我怀疑是不是老太太看花了眼,就去了老太太家,想重新问一些具体的细节。刚到老太太家门口,我就闻到了一股呛鼻的烟味,难道老太太家失火了?
我急忙敲门,老太太的儿子给我开了门,他的脸色不太好,双眼有些红肿。我朝屋里望去,只见客厅摆放了一个火盆,盆里有堆纸钱正在熊熊燃烧。在客厅的墙上,挂着老太太放大了的黑白照片,老太太竟然死了。
前天去做笔录时还好好的,这人怎么说走就走了?
老太太的儿子见我是警察,有些诧异。我告诉他我是社区警,然后就问老太太是怎么走的。
老太太的儿子告诉我,老太太去世一周了,今天是她的头七。
听了老太太儿子的话,我心中很是震惊,老太太一周前就去世了,那前天找我报案的人是谁?
我朝老太太的画像又看了一眼,绝对没错,前天晚上我值班,就是那个老太太去做的笔录。
可是,这他吗的到底是怎么回事?老太太7天前就去世了,而出租车司机是5天前死的,难道找我报案的那个老太太是……
我打了个冷颤,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我想了一下,觉得这事虽然有点诡异,但我还是应该先问问再说。
我安慰了一下老太太的儿子,然后跟他唠起了磕。我先问他有没有大姨什么的,他告诉我,他母亲是个独苗,家里就她一个人。
我问起了他母亲去世的情况,他告诉我,他母亲在凌晨1点的时候,心脏病突然发作,120赶到后对她进行了急救,在救护车上,她的血压和心跳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。可是当救护车准备把她拉到医院的时候,救护车在小区半坡那里突然熄火了。接着,老太太在救护车上大喊了起来,跟我没关系,你别来找我!
她喊完之后,就一头倒在车上,停止了心跳。
老太太竟也是在半坡那里去世的,而且还是在出租车司机之前死的,这事让我觉得有些蹊跷。
老太太的儿子很伤心,我安慰了他一会,然后就走了。从老太太家里出来后,时间也不早了,我直接回到了住的地方。
不知道怎么的,我老觉得今天有点乏,回去躺那就睡了。
等我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很黑了,我懒得做饭,就随便烧了点开水,然后泡了一碗泡面。
泡面才刚泡上,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。
我在郑市没什么熟人,这时候谁会来找我?我喊了一声谁,没人应我,我起身走到门口开了门。
门外冷飕飕的,一阵小风吹的我打了个哆嗦,门口那里没有看到任何人。就在这时,我身后的电灯传来“滋滋拉拉”的声音,接着突然“砰”的一声,爆了。
真他娘的好,到处黑乎乎的,还得去买灯泡。
我拿上钥匙下了楼,在小超市里买了个灯泡,等电灯重新亮了之后,我忽然发现屋里有些不对劲,因为我在地上看到了一些脚印,那个人的脚应该是踩到了什么脏东西没注意,地上有一层浅浅的黑脚印。
难道在我出去这一会,屋里进贼了?
我顺手抄起屋门边的笤帚,跟着脚印朝前走去。那个脚印从屋门口开始,一直朝屋里走去,那个脚印最后消失在了饭桌那里。我怕贼进了屋,于是提着笤帚在厕所和屋里转了一圈,没有看到任何人。
我放下笤帚,重新坐了下来,真是大惊小怪,屋里根本就没有人。
我正准备吃那碗泡面,泡面盖突然动了一下,接着,一个白不啦叽的虫子从泡面盖那里爬了出来,掉到了桌子上。看着那个白色的虫子,我简直要吐了,那他M的是蛆!
我掀开了泡面碗,只见碗里密密麻麻都是白色的蛆,它们在碗里不停的蠕动,我强忍着胃里的酸水,把泡面碗扔到了外面的垃圾箱里。
昨天刚买的泡面,没过保质期,怎么会这样?难道,跟那些脚印有关?
我蹲下身,研究起了脚印上的黑灰,我捏起黑灰仔细看了看,发现那些黑灰应该是纸灰。
我站起身,在屋里转了一圈也没什么其他发现,我朝卧室走去,可是我刚到卧室门口就停了下来,在我睡的那张床边突然多了一双女式白色运动鞋。
我警校毕业后就到所里上班了,一直没处过女朋友,屋里根本不可能有女鞋!
我朝小床望去,床上干干净净的,一个人也没有。
我走到床边,拿起了那双女鞋。我手一哆嗦,那鞋重新掉到了地上。
那是双纸鞋,祭祀用的纸鞋!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非文化 文化